当前位置:笔记看吧 > 笔记 >

小战马

作者:笔记君 发布时间:2020-06-27 09:36

小战马

  这个故事写的是一只黑白相间的长耳野兔,它有一个威风凛凛的名字——小战马。它的`生活过得无忧无虑,每次山狗追赶它时,它都会冷静沉着,像玩游戏似的将山狗整得落花流水,自己却毫发无伤。后来,无情的人类将数以千计的长耳野兔赶尽杀绝,但留下五百只精壮的长耳野兔,其中就有小战马。它们被卷入了一场比赛式的大屠杀中,被狗追赶,杀死。最后,一个叫米克的小男孩救出了小战马,将它送回了家。

  这个故事中,我们人类显得多么无情,长耳野兔是一个生命,他们却将长而野兔看做玩具玩耍,这是多么可恶啊。我们理应要保护大自然的生命,就像故事中的米克一样。但有些人却迟迟无法改变。

  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去外婆家时,看到一间店门口,一个拿着大木棍的人,正在狠狠地打一只狗,他每打一下,我的心就颤动一下。刚开始,那只狗捂着血淋淋的头,“嗷嗷“地叫着,身体还不停地抽搐,但到后来,就没了动静。这个人简直就是个屠夫,社会理应严厉地制裁他们,他们将一个个活生生的生命无情地打死,在我眼里就他们就是一个个罪犯!

  这些触动人心的画面,我们都希望再也别出现。这个社会应该越来越文明。这就是《小战马》,给我的启发。

“小战马”全文是什么?

有一只长耳朵野他有一个很威风的叫“小战马”。他的名字来源场上的优秀表现。小战马见多识广,认识冠军镇上的每只狗,而且还和他们都赛跑过。一只棕色的大狗追过他好几次,每次他都能很机灵地从木栅栏的小洞里溜走。但有一只活泼的小狗因为体形较小,也可以穿过木栅栏的小洞。因此,当小战马被他追赶时,就会跑向另一个十陡峭的壕沟,那个壕沟足足有6米宽,下面的水流十分湍急,两侧还有岩石。小战马可以轻松地跳过这个壕沟,而小狗就不行。因此这个壕沟成了小战马对付小狗的杀手锏,男孩儿们甚至把这个壕沟叫做“长耳野兔的一跳”。不过,有一只灰狗比小战马跳得还要高、还要远,不管栅栏还是壕沟,灰狗直接一跳就跳过去了。那只灰狗追赶过小战马好多次,每次小战马都得左闪右避来保全性命,最后,只有跑到欧萨奇人的树篱下,那只灰狗才会知难而退。镇里的那群狗给小战马带来了很多麻烦,但空旷的地方就是小战马的天下了,因为在那里,他跑得很快,可以轻易地把大狗小狗甩在身后。  虽然小战马跑得很快,但对他来说,那只灰狗却是一个危险的敌人。有一次遇到灰狗,小战马差点儿脱不了身—— 尽管现在回想起来那是一次有趣的冒险。小战马喜欢晚上出来找东西吃,因为晚上敌人少,而且也更容易躲避。一个冬天的清晨,天快亮的时候,小战马正悠闲地在三叶草地里散步。这时,他碰到了同样正在闲逛的灰狗,灰狗一看见小战马,就朝他扑了过来。唉,真是冤家路窄!户外的雪地和逐渐泛白的天空,使小战马很不方便躲藏,他只好转身逃跑。
  小战马和灰狗在雪地上飞奔起来,摇摆、转弯、闪躲,你追我赶,脚掌与雪地接触时发出噗噗噗的声音。与灰狗相比,小战马更害怕寒冷的天气;地上柔软的雪给小战马造成的阻力更大;还有一点,因为小战马刚吃了很多三叶草,肚子沉沉的,灵活度有些下降。综合这三方面的因素来看,灰狗在这场较量中占了很大的优势。尽管如此,小战马在雪地上还是跑得很快,每次他的脚与雪地接触就会朝后扬起很多雪花。他们还在你追我赶着,一路上都没有能让小战马可以一下就钻进去的树篱,而且每次当他试图靠近看上去能通过的树篱时,灰狗就机敏地拦住他。这个家伙可真难对付!突然,小战马朝东边一个空旷的牧场跑去,看来聪明的他有了新的主意。看到小战马朝东边跑去,灰狗也马上掉转了方向。在他们相距50米时,小战马突然一个急转弯,成功地与灰狗拉开了距离。然后,小战马左冲右突,把灰狗搞得晕头转向。这时,小战马来到了一个农舍。那里围着高高的木栅栏,栅栏上有一个像母鸡那么大的洞,但小战马的另一个劲敌—— 大黑狗就住在这儿。那只大黑狗有健壮的长腿,从外形就可以看出他凶猛、残忍、敏捷和固执的特点。有好几次,小战马在他的追赶下几乎丧命,因此对他一直心存畏惧。
  小战马穿过栅栏上的洞进了院子,藏在了某个地方。灰狗发现自己钻不过去,于是就往后退了几步,然后用力往前一跳,越过了栅栏。可由于他用力过猛,一下子掉进了母鸡堆里。母鸡们被这从天而降的不速之客吓到了,扑扇着翅膀咯咯咯地乱叫,四处逃窜。母鸡们的动静惊动了她们的看管者—— 大黑狗,大黑狗急匆匆地赶了过来。就在这混乱中,小战马又从刚才钻进来的洞钻了出去,顺利地逃走了。至于掉在母鸡堆里的灰狗怎么样了,小战马就不清楚了。不过,可以肯定的是,从此以后,灰狗就再也没有找过他的麻烦。
  小时候,小战马被山狗追赶,穿梭在田地和农场间。在这些地方,不认识的农民和家犬经常会帮助他摆脱山狗。在小战马看来,这种在田地和农场间的追逐像游戏一样有趣。但是有一次,一只山狗跟在小战马后面,穿过了一个又一个栅栏,一路上都没有看见农民。于是,小战马开始紧张起来,毕竟他还小,经验还不多。后来,他跑到了欧萨奇人的栅栏前,栅栏上有一个洞,小战马轻而易举地就钻了过去。穿过栅栏,是一片牧场,十几头大牛带着一头小牛在那儿吃草。
  野生动物有一种本能,身处绝境时他们会求助于任何陌生人。因为后面的敌人想要置他于死地,求助身边的陌生人或许还有生存的机会。因此,小战马朝着牛群奔去,这也是他唯一的希望。本来,牛和兔子是没有什么友谊的,但是看到追赶兔子的是一只狗,特别是看到那只凶恶的山狗钻过栅栏向他们冲过来的时候,他们就不能袖手旁观了。要知道,牛和狗之间可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恩怨。他们的鼻子里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,尾巴和耳朵都翘了起来。接着,一头母牛带领着牛群朝山狗跑去。而此时,小战马就趁机躲进了旁边的矮灌木丛里。
  看到一群牛气势汹汹地朝自己跑了过来,山狗慌了神,转而要去攻击小牛—— 至少在母牛看来是这样的。因此,母牛们变得非常生气,紧紧地盯上了山狗,差点儿就在牧场上要了山狗的命。
  小战马是一只非常特别的长耳野兔,这从他的颜色和能力上就可以看出来。
  动物的颜色通常有两种:一种属于保护色,他们身上的颜色和周围的环境比较接近,这样比较容易藏身;另外一种属于警戒色,他们的颜色比较显眼,很容易就能被识别出来,这样可以给敌人威慑。长耳野兔的颜色同时具备这两方面的特征。当他们蹲在灰暗的草丛里或者土块上时,他们的耳朵、头、后背和身体两侧的颜色跟泥土相似,因此很不容易被发现。而当被敌人发现时,他们就会从草丛里跳起来。这时,灰色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明快的颜色——雪白的耳朵、雪白的腿、雪白的尾巴和黑色的脚,还有尾巴上的一个黑点,他们成为了一种黑白相间的小动物。
 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呢?为什么这种害怕被敌人杀死的小动物在逃命时要那么招摇呢?这是有原因的。原因就是如果靠近长耳野兔的是同类,他们就能立刻认出是自己的同伴;而如果接近的是山狗、狐狸或者野狼等敌人,那么黑白相间的明显特征就可以让他们知道:眼前是一只长耳野兔,赶紧放弃吧,长耳野兔跑得很快,很不容易追上,追赶长耳野兔简直就是浪费时间。
  而小战马的这种颜色特征更加明显,当他坐着的时候,身上的颜色就像木炭;但当他要向狐狸或山狗展示实力的时候,身上起先是黑白相间,然后是白色变多,最后如蓟花般雪白的冠毛会迎风飘动,直到敌人不再追他为止。
  很多农民都有这样的体会:你也许能抓到一只灰兔子,但想要抓到一只黑白花兔子是不可能的。追逐黑白花兔子简直是浪费时间、自取其辱。因为当人们在后面紧紧追赶一只黑白花兔子时,人们肯定不知道,跑在前面的家伙心里想的却是:“这是一个多么刺激的游戏啊!”
  和其他动物一样,小战马也有自己的地盘,从村庄的中心向东延伸大概5公里之内的地方都是他的地盘。这里有很多矮树丛和禾草堆,下面则是星罗棋布的兔子洞。有些洞朝北,几乎晒不到太阳,比较阴凉;有些则朝南,比较暖和;有些朝西,并且覆盖着厚厚的草,起到防潮的作用;有些则朝东,又深又曲折,是最好的庇护所。白天,小战马穿梭于几所“房子”之间;而到了晚上,他就出来和同伴们一起觅食、嬉戏,有时还在皎洁的月光下追逐打闹,但在太阳出来之前,他都会谨慎地回到某所适应当时天气状况的“房子”里去。
  对长耳野兔而言,农场是比较安全的地方。那里有欧萨奇人的树篱、新织的渔网,这些都是设置在敌人追击路上的障碍。但在这里,来自草原上的天敌的威胁正在减小,人类的威胁却与日俱增,如那些枪和狗。不过,小战马却在人类种植的菜园中间安了一个家,对于了解他的人来说,这并不奇怪,因为小战马向来喜欢冒险和挑战。往往危险越大,惊喜也越多。当他遇到紧急情况拼命逃脱时,随时都能在栅栏上发现一些可以用来脱身的洞,并且脑子里还有至少40个后备的锦囊妙计。
  牧场的雪地上有很多狗和其他动物的脚印,其中一个脚印引起了游客的注意:那是一只长耳野兔留下的。他拉住一个小男孩儿,好奇地问:“镇里是不是有长耳野兔啊?”小男孩儿回答说:“长耳野兔啊!当然有了,镇里的牧场上有很多呢,成群结队的。我就见过一只好大的长耳野兔,住在斯·卡博的瓜地里,简直就像一个黑白相间的大跳棋。” 然后,他朝东边指了指,示意游客在那里能找到长耳野兔。
  男孩儿嘴里说的黑白相间的大跳棋似的长耳野兔就是小战马。小战马有很多个窝,卡博的瓜地只是他的一处临时住所,他现在可不住在那儿了,而是住在一所窗户朝西的“房子”里,这样就不必担心猛烈的东风了。这个游客正在麦迪逊东街走着,要是他顺着这条路走,就不会发现小战马的“房子”,但他偏偏离开了这条路,朝着“房子”走来。于是,小战马立刻从“房子”里跳出来,飞快地穿过牧场向东跑。
  小战马可不是一般的长耳野兔,他每一跳都有三四米远,跳12次之后才进行一次“侦察跳”。所谓侦察跳,即在向前跳的时候转头观察周围的情况。同时,小战马的非同寻常还表现在他的脚印上:小战马的尾巴特别长,每次跳的时候都会在雪地上划一道长长的线。人们看到这样长的线就可以知道他的行踪了。
  现在,长耳野兔已经不那么害怕人了,要是人没有牵着狗,他们甚至都懒得逃跑。但这个游客使小战马想起了之前一次被猎人追赶的可怕经历。因此,当这个游客距离他还有75米的时候,他撒腿就跑,贴着地面“飞” 到了另一个窝。然后,他转着脑袋朝四周观察了一番,确定安全了之后,趴在窝里睡起大觉来。大概20分钟后,他那扩音器一样的耳朵又听到了踢踏——踢踏——踢踏的脚步声。不远处,一个拿着棍子的男人正朝这边走来,那棍子闪着明晃晃的光芒。
  小战马立刻跳起来,向栅栏跑去,这次他没有进行侦察跳,因为有铁丝网和围栏挡着。那个人低头仔细地寻找长耳野兔的踪迹,却一无所获。因此小战马暂时不用那么担心了。
  小战马贴着地面走,也随时留意着周围的动静。此时,那个人正沿着他逃跑的足迹找来,小战马只能重新加快速度朝比较远的一个栅栏跑去,然后又沿着那个栅栏的外侧跑了50米。这样反复了几次,最后跑向他的另一所“房子”。整晚他都在外边折腾。此时,阳光已经温暖地照在雪地上了。他正准备躺下暖和暖和,忽然,踢踏——踢踏——踢踏的脚步声又由远及近地传了过来。那个人又来了,真是阴魂不散!
  为了迷惑那个穷追不舍的家伙,小战马在路上拐了很多弯,留下了很多迷惑人的“Z”形踪迹。在快到最喜欢的“房子”时,他还特意多跑了100米,然后从另一侧绕回来。这时,他确信自己甩掉了那个人。可让小战马气愤的是,不一会儿,他的耳朵里又听到了踢踏——踢踏——踢踏的声音,小战马意识到这次的情况远比他预想的复杂得多,必须好好动动脑子才能真正逃脱。
  那个人在小战马家附近绕了一大圈儿,现在离大黑狗的农舍不到2公里。在那儿,小战马可是打过几场漂亮的胜仗呢!也就是在那儿,灰狗吃了不少苦头。那里的木栅栏上有一个洞,他可以轻易地钻过去。于是,小战马向大黑狗的农舍跑去。等跑到那儿时,他发现洞居然被堵上了。不过这没有难倒他,他绕过这边的栅栏想找别的洞。就这样,他来到了敞开的大门口。大黑狗正躺在石板上熟睡,母鸡们悠闲地在院子里阳光最充足的地方晒太阳。小战马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,在他身后一只家养的猫正悄悄地走在谷仓通往厨房的路上。
  看到那个人慢慢逼近了,小战马小心地跳进了院子。一只长腿的公鸡看见他,便咯咯咯地叫唤起来。公鸡的叫声吵醒了睡觉的大黑狗,他睁开眼睛,抬起头,站了起来。现在的局面可不乐观,小战马立即采取了防范措施:就地蹲下来让自己“变成” 一个土块。大黑狗朝前走了三步,却仍看不清小战马所在的具体位置。但现在,大黑狗停在了通往院子出口的路上,要知道,这可是唯一一条能逃出去的路啊!幸运的是,那只猫帮了小战马一个大忙,她跳上窗台时笨拙地打碎了一个花瓶,噼啪一声惊动了大黑狗。大黑狗立即朝着传来声音的地方跑去。小战马趁此良机,逃出了院子,甚至连一句“猫小姐,谢谢你的搭救!”都来不及说。
  这时,那个人也沿着小战马的足迹追过来了。那个人带着一支枪,还带了一条被称为治狗的良方的绳子,这可以防止狗扑过来攻击他。到了院子这边,他发现小战马已经没影儿了。就这样,小战马摆脱了这个可恶的跟屁虫。

下一篇:没有了 上一篇:好爸爸胜过好老师